落枕的痛苦

今早起床,发现不对劲,后颈右侧隐隐作痛。我试图转动脖子,发现后颈肌肉有种被牵扯的疼痛,只有脑袋保持正位时疼痛感才会消失。心想一定是昨晚睡觉时落枕了。于是就拿姐姐去年从泰国带回来的金卧佛青草药膏涂上,用手揉了揉,一股清凉沁入肌肤。尔后,转动脖子,似乎不那么痛了。以为有效果,就没太在意。

吃过早饭就陪着老婆和孩子去菜市场买菜。可很不幸的是,发现落枕之痛并未随那股清凉而去。当清凉感完全褪去,后颈处肌肉的那种酸痛感却又隐隐冒将出来。开车时,要转动脖子,照看左右路况,可每当侧转脑袋,痛感立时袭来。我只好尽可能保持坐姿端正,目视正前方,用余光照看左右路况。时间一久,就感觉非常难受,整个身子仿佛都僵硬住了。

因为是周末,有较多时间陪着儿子,但却不能像往常那样愉快地玩耍了。儿子活泼好动,一会儿玩篮球,一会儿骑小车,似乎停不下来,走路都是用跑的,一阵风似的,活脱脱一只猴子。而今天的我,更像个生锈的机器人,不敢多动,显得笨拙极了。

于是从网上找各种快速治疗落枕的方法。热敷、按摩、做颈部操,略有缓解,但一时难以痊愈,还得继续忍受。

最近对身体的各种异样很是敏感。尤其是腰椎位置,过去受过伤,虽然痊愈有一段时间了,但要是弯腰的姿势不对,还是会很痛。额头的神经痛,如影相随,如鲠在喉,年前去医院做了检查,也抓了些药来服,总算有一点效果,发作的次数少了,间隔也长了。其实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这些小病小伤算不得什么,忍忍就过去了,往往都能不治而愈。也许是自己最近精神太过紧张,一遇问题就胡思乱想。想多了,脑子就不够用了。

工作岗位的原因,我经常要写各种材料,各类行动方案、总结、讲话稿、汇报材料等,很杂,很琐碎。我自认为自己是爱好写作,且有所擅长的,应付这些文字的东西,绰绰有余。可事实上,我有点身心俱疲。我不善于揣摩领导的心思,有时候给领导写讲话稿,写着写着就把自己的想法和思路写进去了。一旦所表达的意思与领导相左,就得返工,很费神。而对于假大空、套话类的言辞,我比较抵触。很多时候,我的“写作”并不自由,限时限篇幅限主题,不能随心而就,而且需要加些不那么真实的又不能太过华丽的词汇来凸显工作成绩。我觉得,这比写作难多了,简直是一种煎熬。

其实,我对文字的东西并不随意,每写一篇文章,一些语句的形式、字词的运用,都要推敲很久。这是非常费脑伤神的事情。所以,我端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,经常一坐就是一天,满眼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。不断琢磨,反复修改。下班时,都感觉自己快要缺氧了,昏昏沉沉。可即便如此,都很少有令自己满意的。

我不愿意太多“虚情假意”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笔端,但很多时候,无可奈何,不可避免。看得多了,写得多了,有时就麻木了,复制黏贴一番便算交差了。

这样一种“写作”环境和“写作”方式,于我而言,是有点难受的,多少透着点痛苦的意味。就像我今天的落枕之痛一般,不锥心刺骨,也非皮肉之痒,就那么隐隐作痛,在自我反省时,就会发作。当然,远比落枕之痛更为持久。它会让你记得它的存在,但又不逼迫你挥刀自残,或是缴械投降。它会有意无意地牵扯你的情绪,让你过得不那么自在,不那么舒服。落枕之苦可以拿药石来治,甚至能不治而愈,而“写作”之苦,怕是无药可治。有时,我会想逃离,从一个“脑力劳动者”变成一个“体力劳动者”,换份工作吧。可思来想去,发现自己寒窗苦读十余载,竟无一技之长。去挑石搬瓦?去锄地种田?看自己这幅身板,怕是吃不得这等苦。

“唉哟!……”后颈又开始隐隐作痛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